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秋韵文学网-www.qiuy.net-秋揽人间秀,韵藏天下情.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771|回复: 3

女乡土民歌手自杀了 (散文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1-10 1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女乡土民歌手自杀了
(散文)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  

     南闸民歌终于走到了胜利的这一天,这一天可来得真不容易啊。作为我这南闸民歌的风雨见证人,感慨多多,有好多为民歌事业洒下汗水的先驱战友,同我一起走过的民歌岁月,我想我们现今的民歌品牌应该是那些很倾心的歌手的,他们是传承人,他们是奠基者,很值得为他们(她)记功。这里我不禁想到了一位已经仙去的女歌手,尽管她的生命了结不太光彩,但我的民歌手传记中要留给她一页。

我们白马湖水乡有一种不要让死人翻身的习俗,也就是说人死了,不要再把她生前的一些事情宣传了。所以这里我对她无需再点名到姓,只用一个字母X替代,因为这X字母在数学中就是代表着一个未知数。避免她的家人亲友同我争执。也为她留下死后隐私的权利。

我从认识X女开始,第一印象就是一位乡间的贤妻良母,她应该集中了我们乡间女性的美德。说来她最多比我大两三岁,但与我出生的社会和年代就截然不同,是新旧社会两重天,从三年困难时期的童年走来,她没有接受过学府教育,只是在扫除文盲时上过几天夜校,她认的字确实很少,没有办法用笔。学会的民歌歌词应该都是她通过死记硬背的,用她的话说都扳着嘴喂雀讨的几个,越是死记就越难忘记,我收集时,她唱的几十首传统民歌都能很完整地一唱到底。

她家离我家四五里路,还隔一个自然村。小时候我很少到她们村去。但我知道她的名字却很早,她没有读书,但自幼就喜欢学唱乡土民歌,当是也就是十二三岁吧,她的歌就唱得特别好听,也很有表演天才,已经参加了一个大村的花船队,一开始她还没有能力站船舱晃船,毕竟年岁小力气小,只是在船边伴伴唱而已,但当时已经很出色了,那以后的年月大队的文艺宣传队是年年搞,也就年年离不了她。包括到后来的样板戏,李铁梅、阿庆嫂、小常宝都演过,演得很投入,唱的很好听,好多人都说要是识字剧团肯定收她。

要说我熟悉她还是我到文化站工作后,辅导和组织文艺演出是我的职业,再说采集民歌又是我的爱好,当然少不了和她相处。有人说文化站长都是有女人缘的,像她们这些优秀演员都是我很亲信的生力军,需要排戏唱民歌都是带个信就到,从来不同我们谈演出报酬。那几年我收民歌经过那儿,她除了把肚里货无条件地掏出来外,还把我带到她家附近的老歌手家里多收几首,到中午还差我两杯酒,她已叫男人忙得热火朝天,把自家鸡圈里的两只公鸡杀了,再买几斤鱼,配出好几样菜,她男人不喝酒,还找个把熟人来陪我。

还有一次不好意思进城汇演,我这领队人口袋里仅有的钱被小偷借去了,她没有出我洋相很体面地为我补了台,到招待所柜台把我们几个人的帐都结了,那是她带在身边买衣服的钱,回家后我立即还她,她却不要,说小偷就值当同我借的,谁叫我欢喜唱唱的,跟你到城里大面场来破费两个也值得。在现在想来,竟然是欠了她一笔阴阳债了。那一年在县里花船汇演男撑船演员突然肚子疼不能出场,她便立即拿起小竹杆上了场,和站舱的女演员珠联璧合,即兴表演潇洒自如,居然得了一等奖,她还同我开玩笑说平时看不起没有让她主演,还真感谢她为我补了大台呢。那几年文艺活动多接触多,她显得特别开心,说经常同你这站长兄弟在一起开开心心要多活几年呢。

没有想到的是,那一年一段时间我的妻子在城里医院住院,我请假照料几天,再等回来就听到X女自杀的噩耗。我再赶到她家人早已火化。这是我想不通的,一个好端端的好人为什么选择了这样悲惨的不归路。记得我妻子身体不好,她还特地跑去看望和安慰,劝我妻子要想得通要勇敢地战胜疾病,一位如此开朗的女人有这种想法让她好多熟悉的人都不予理解。

我听她的丈夫和孩子哭着回忆说,确实家里没有发生吵唠事件,更没有发生家庭战争。说临死的前一天他特地步行到离家近十里路的集镇买了几包灭鼠灵,当时那卖鼠药的人再三叮咛要把鼠药放得高些,预防小孩子会误食中毒。在路上碰到本庄一位年迈的老奶奶,她帮人家把很沉重的蔬菜篮子一直送到家,这一天他儿子在附近人家盖房子做活,下午老实丈夫去陪人家看两将小牌,她在家想起了主意,先是洗一把净身澡,换上全身新衣服,包括新做的大衣,接着就是吃老鼠药,把家里门都紧关起来,再静静地躺在床上等死。她的自控能力强到没有挣扎一下,很安详地向西天而去,当家人发现时已经断气,没有办法抢救。没有遗言,没有征兆,没有留恋。给家人留下了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。

这就真的奇怪了,她喜爱唱歌快乐,她的生活还算阳光,家庭没有一个不听她话的人,应该说对生活的理念要比一般劳动妇女都懂,她为什么要想到或选择死,想到自绝于这个世界。这其实是她早就有预谋的,应该说她的丈夫和儿子都没有觉察,因为她把寿衣已经早办现成,不是冬天她要买新棉袄大衣干嘛?丈夫提到这件事才感到后悔,对妻子有点太掉以轻心了。

当时她自杀时也就四十大几岁,儿女尽管成人但还都没有结婚。她的长相应该说是很秀气的乡间大嫂,还很有风度,不像那老态的半老徐娘,因为她在舞台上演出以及演唱民歌时形象很是灿然。村里人人都说她人缘好,在村里生活几十年没有同一个人过不去,特别是她最后把那一大篮蔬菜从街上提到家的老奶奶泣不成声,说两人一路上交谈了许多,她根本没有提到厌世,老人说没有理由也想不到劝说她这一点。再说街上卖鼠药的老人只恨自己做了绝德事,说想到这件事就是出一百元也不会把药卖给她,其实这些都是无回的后悔了,就连我也后悔,我这喜爱研究女性的人为什么这么木纳,经常同她在一起,怎么就不探究她的内心世界,不救救她,让她继续傲然地生活在民歌之乡的民歌世界。哎,一切都晚了,连送行的机会都没有……。

十几年过去了,如果她现在还在世上,人还不算老,我们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闸民歌的展示一定是少不了她。斯人已去,我已经对她渐渐淡忘,只是在整理民歌手资料时,把她的简历和民歌故事作一些陈述交代,不过已经被排在已故民歌手之列了。今晚偶然看到余秋雨老师《好人自杀》的散文才想起了她,才想动笔写她几句。她应该是大好人,自杀一定有她的思想先兆和根本原因,当时村人都说她自杀的原因只是遇到鬼,被鬼蒙住了,看样子这个定论绝对不可取。我现在想来,她想到自杀一定是已经感到人生的痛苦,而且这种痛苦已经到了极限地绝望:是名誉,难道她的尊严被人严重地侵害了吗?是殉情,难道是她到中年还有激情燃烧的婚外情吗?是信仰,难道她真相信有世外美好的天堂吗?还有哪些很意外特殊的原因呢?都叫人不得而知。难怪动乱时期对自杀的人都冠上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罪名,尽管你自己心里明白,却叫那么多人为你遗憾地猜测,叫好多人为你而愧疚,当然也包括我这曾经请你参与活动的民歌组织者、欠你人情债的站长兄弟。总归你不会真地丢下这些永久的疑团,玩了一个生命的游戏,叫人们想着你记着你才走上不归路的吧?

赐教处:江苏淮安市楚州区南闸镇文联
发表于 2011-1-10 16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嘛为嘛?想不通。一时心血来潮么?
发表于 2011-1-11 1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什么呢???
发表于 2014-6-20 1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民歌手传记中要留给她一页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秋韵文学网 ( 苏ICP备06048344 )  

GMT+8, 2018-1-22 16:40 , Processed in 0.022292 second(s), 9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