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秋韵文学网-www.qiuy.net-秋揽人间秀,韵藏天下情.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882|回复: 1

泪花1_惊人的发现(2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1-25 1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泪花
一个女人一个故事,一滴泪花一点人生,女人不止万个,泪花只有两种.
——作者
她在幼儿园的大门口站着,实际上,她是一手扶着电动车,身子是斜靠在车上站着。凉风拂过她有点散落的长发,她时而用手理理,时而头往左甩,让发际回落。
她的那双大眼还不停地往院落张望,站在门口的人都和她一样,眼睛总是不离园内,那怕是园内杨树上小鸟突然起飞的微小声,都足以让众人的眼光收去。
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门口的人越聚越多。
她今天来的算早的,平时她总是看好时间再来,今天她是到家乐福给儿子买一狗娃后就直接来接儿子,这狗娃娃是儿子最喜欢的玩具,家里已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狗娃娃,但是只要她一发现有新的品种,她一秒钟都不会犹豫,把新狗娃娃拎回家,让儿子乐上个几天。可是,儿子总是玩不够,他简直就不是玩,是虏待,他对这些狗娃娃不是掐就是打,儿子玩狗娃实际上就是特别爱听狗娃叫,因此,如果狗不叫了,他就会又掐又打的,这狗娃就玩不了几天,如果狗娃叫的时间越长,叫的声音越尖利,儿子就越高兴,他就会抚摸这狗娃或用手指给这狗梳梳毛发,她今天在家乐福买的这一只狗娃,在商场就已试过,叫声特别尖利,儿子一定会喜欢。
可儿子怎么还不出来,噢,谁都没出来,儿子怎么会一个人出来,她看了看四周的人,已经是满满地挤在了大门口,来接小孩的象她这样三十来岁的少,也有比她年轻的姑娘,更多的是上了年纪的老人。
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门口已经被人塞住了。
铃铃的声响了起来,所有人的眼光都挤满了大门口,虽然方向一致,但每一束眼光都有自己的眼点。
一个又一个,一人又一人的从大门口走了出来。淘气的幼儿拉着爷爷的衣袖,手比划着离开了;乖乖的小女孩牵着婆婆的手,笑盈盈的走开了。忽然,一声刹车声与开车门声交替而来,车上走下了一个穿黑衣的中年男子,她想:这又是有钱人家来接人了。
“妈妈,”她听见了儿子熟悉的声音,举目望去,儿子已在门口向她招手,她想走过去,可是,这笨重的电动车,她只有高扬起手向她的儿子摇晃,儿子走的并不快,他也走不快,人多。
儿子的小脚步,一步,又一步,快,就快到自己面前了,五步、四步、三步、二---,她正要伸出手去拉儿子时,突然间,站在她身后的黑衣男人猛步向前,伸出了他有力的大手,在儿子的腰身一揽一抱,飞身到了车旁,一刹那,她懵啦!儿子被陌生男人抱走,她的眼睛冒花,大叫一声:“你干什么?”更冲了过去,说此时,那时快,这黑衣男人已上了车,这边发动机也已响起,车立刻就会无影无踪,“停下、停下,”她的思绪已无,只有让这车停下,可是,车却扬起尘土起步向前而去,她的眼睛冒花,在她的眼花中,只有这儿子,她不能离开儿子,说那时,这时更快,母亲的力量冲天而起,她飞身一跃,跳上了这车,这一回,黑衣男子傻了眼,但他的眼中却尽是凶光,只见他凶眼凶声的命令司机:左右摔方向盘,把她摔下去。
这边一摔。那边人立马倒在车尾盖上,人就急速而下,倾刻,她就要直摔而下,她的两眼冒着金花,母亲的智慧降地而生,她的右手从后盖箱的挂钩滑过时带住了三根手指,紧接着,她的左手顺势抓住了后车横杆,再接着,她的右手也紧紧地抓住了横杆,但是,她的两腿已在地上翻滚如潮。
这是一幕惊天地、泣鬼神的人间悲剧,这也是一幅人间母爱与邪恶搏斗的惨案。
这边,小车在沙子路上急速中左右摆动。车后扬起的沙尘与女人流出的血液翻腾在空中,一粒沙子、一滴血;一片灰尘、一片血腥味。
那边,女人双手紧抓扣住车的后横杆,她的下身急速的,车有多快下身就有多急速的摔打地上,人的肉体与坚硬的固体不停地摔打,女人的膝盖上,脚指上,整个双腿都在流血,血一滴滴,一片片印在地上,印出了人之残忍之惨不忍睹。
两边,行人惊骇的只看不动。
空中,没有风声了,更没有雨声,唯有这车的轰鸣声和着肉体与固体的摔打声,声声凄厉,声声泪花,声声都是撕心扒肺。声声都让人刺心刺骨
天也晕倒,地也昏暗。只见地上跳石乱起,尘飞沙扬,如烟幕之乱像,如油锅之翻滚
再看这边,车已经摇动了近二百米,丝毫没有减慢的迹象,车轮还是滚的那么快。
再看那边,女人已是筋疲力尽,口中却声嘶力竭的呼叫:“停、停下,”眼见得,左手五指抓钩,渐渐地一指又一指的脱钩,只剩下中指苦苦挣扎,钩抓住这命悬一指的横杆,眼见得,右手也开始乏力,同样是从五指、四指、三指、二指-----
“-啪!”地一声震撼人心,她倒在了地上,这车扬长而去。
立刻,许多人围了上来,空气中如爆炸般散发着各种不同的气息:抽泣声、哀叹声、大叫声、咒骂声、电话声,五声俱在
她横躺在马路上,头朝天,双眼紧闭,惨白的脸上留有几点血迹,那血是红的,紫红的,脸上的几抹污垢,几条伤痕是在落地后挣扎时留下的,可见,她在落地时,甚至在落地后的数秒钟之内,还是清醒的,她知道她的儿子被人绑架,生死未卜,此刻,她不能倒下,在她倒地时,母亲的信念还存在,落地的那一刻,她试图挣扎着站起来,但是,她没能站住,她怎么能站住,她已经咽咽一息了,在地上翻滚了几下,她就动不了,几乎是僵直的躺在地上,失去了知觉。
她的身子,特别是下半身,是所有人特别是女人都怕看的,但还是有人看一眼,就是这一眼,让人心中一酸,双眼紧锁,掩面而去。
她躺在地上,并不厚的裤布磨开了两个大口,两个大口在膝盖部位,正是在这磨开的地方,由于血渍积聚,滚磨的有几处已硬如帆布,在这几处,并不能见到鲜红的血,没有红,但有血,是血渍让裤布硬的,裤布里层是血,外层是尘土和细沙粘附在一起。
人血最残酷的下场是什么?就是这五色俱在、花不见红的斑斑血迹。
很快的,民警到了。
紧接着,救护车到了,救护人员把她抬上了担架,抬上了车,救护车走了,人们还停留在那儿,不知有几多的哀叹,几多的泪花。
她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,血在一滴又一滴的输送到她的血液里,她的双腿显然已失去知觉,但是,她的知觉,正确地说,她的神经中枢在她输血十二小时后恢复了知觉。当她睁开双眼时,在她的周围只看见丈夫和她的母亲,“儿子呢?”她问。
丈夫安慰着她:警方正在全力搜查这普桑车,儿子现在应该是安全的,因为恶徒绑架儿子是有目的,所以,他们不是为了伤害儿子,警方要我们冷静,估计恶徒会打电话来。
母亲默默地看着她不说话,母亲的眼中满是泪花,然而,每一滴泪花都是一句话:母亲的爱,母亲的愁,母亲的苦都在这泪花中。但她却有话跟母亲说,她稍昂起头,想拖起沉重的双腿坐起来,钻心的痛让她还是平躺在床上,她给母亲的只能是淡淡地一笑。她想告诉母亲的是,她能顶住。
时间在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过去,亲人们焦急的等待着。
一天过去了,没有动静;二天也过去了,没有音讯;三天又过去了,还是没有消息。
第四天,二位警官来到了医院。
年纪大的警官告诉她们夫妻;情况可能有点复杂。如果绑架着是单纯要钱的话,应该有电话来,可是,绑架者却不着急,现在,我们考虑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我们很悲观,那就是报复性伤害,这种伤害有时候也会发生在很小的事情上;另一个可能性是,绑架者另有企图,这种情况会有好多种可能,如威胁、警告、暗示等等。现在我们来,就是来了解情况,你们夫妻要全力回想所有交往过的人,有没有过节,有没有产生过矛盾,有没有争执,无论是人事、经济、社会任何一方面都回想。
她们夫妻进入到回想之中。
她回想起来,生活真是太简单了。她的回想只能说是生活,因为她没有参加过工作。她从大学毕业后六个月就嫁给他了,到现在已有六年的时间了,这六年来,她一直都遵守着世人所说的三点一线:一点是菜市场;第二点是回母亲家;第三点是前年才开辟的,就是这幼儿园,除此以外,哪儿她也不去,要去哪儿都是由丈夫陪伴着。她没有同事,几乎也没有朋友,只有三个同学在电话里才有交流。她的生活是那样的单调却又是这么的幸福,她爱她的丈夫,丈夫回家总能吃上她喷香的饭菜,还有那说不完的甜言蜜语;她爱她的儿子,每天的抱,抱不够,每天的亲,亲不完,还有她做母亲的那千言万语,如江中之水流之不尽。这么的安乐这么的幸福,她怎么会与他人有过节,会有什么纠缠呢?
她抬起了头,向二位警官摇摇头。
他回想起来,生活真是充满了色彩。他的生活丰富多彩,他有一个幸福而美满的家,他爱他的妻子,妻子美丽又善良,最喜得是妻子很听他的话,为了他,为了儿子,她全心的操持着这个家。在家,她无忧无虑,在外,她与世无争。要有什么瓜葛,有什么纠纷,就只有他了。他大学毕业后,到了一家建筑公司。在公司里,他看图纸,画草图,也做予决算,慢慢地他看出来了,搞建筑工程一夜就能发财,他想发财,所有的人都想发财,生活需要发财,在当今社会,不发财就意味着低人一等,他也追求自由平等,没有钱,那有平等,平等是西方有钱人叫出来的,没有钱的人根本就没有钱来叫。他也要平等,要跟有钱人一样的平等,不要跟没有钱的人一样的平等。于是,他的追求使他从建筑公司不辞而别,让他不辞而别的是,他已经通过当基建科长的同学,包到了一个小小的工程,予算是八十五万,工程结束后,八十五万剩下了整整四十万,他给了他的同学十万,当然,没有给到同学的手中,同学怪他无情无义,同学不是要钱而是不要钱,说收了钱才是无钱无义,同学说,,帮他是看在同学的情意上。但是,他没有送出这十万元,就总是不能安心,最后,他采用了移花接木之术,把这十万元塞在同学的妻子手中。他才回家好好地数数这天文般的数字——三十万。这是他的第一桶金。数数这么多钱,他想,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去人家的公司上班了,要是还在上班,这钱一辈子都挣不到,除非不吃不喝。他现在可以说,不愁吃喝了,下一步就是要向有钱人的平等追去——有车有房。他开始了更加精彩的生活。喝酒、抽烟、打牌、CTV-----,除了女人,
发表于 2011-1-25 1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汗……惊心动魄,牵扣人心。很想知道,究竟怎样的恩怨累及如此无辜的母子?
母爱是无法估量的力量,当爆发出的那刹那,相信歹徒也是穷凶恶急的恐慌。
期待天下第一的文章能完整的展现在眼前。
问好,欢迎驻足秋韵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秋韵文学网 ( 苏ICP备06048344 )  

GMT+8, 2018-4-24 16:40 , Processed in 0.017985 second(s), 9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