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秋韵文学网-www.qiuy.net-秋揽人间秀,韵藏天下情.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43|回复: 1

【半屋随笔】随园银杏印象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1-12 1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夏渎上人 于 2014-11-12 12:45 编辑

       银杏,是中国独有的树种,大概是可以称之为国树的。郭沫若先生曾礼赞为“东方的圣者”,“中国人文的有生命的纪念塔”。
       我于银杏的最早印象,来自于少年在苏州读书时候。我所在的学校与文庙大殿一墙之隔,文庙之西属府学的一路如明伦堂、敬一亭、道山亭、尊经阁,以及文庙大殿之北的崇圣祠,都属于学校的范围。
       苏州是最早推行“左庙右学”建筑规制的,北宋时由范仲淹首创,历史很悠久了,清初金圣叹哭庙案,就发生在这里。文庙的建筑很古老,周边的乔木,也早已有参天之势了。各类乔木中,最多的是森然的松树和柏树,大概既是取庄严肃穆之意,也是为了表达大成至圣万古长青的纪念。又因为是文庙,所以银杏是不可或缺的。《庄子•渔父篇》说,孔子“游乎缁帏之林,休坐乎杏坛之上,弟子读书,孔子弦歌鼓琴”。此后,“杏坛”就成为教育圣地的代名词了,各地的文庙大概没有不栽植银杏的。
       奇怪的是,我对那里的银杏并无色彩上的印象,有的只是它苍劲古朴、盘龙虬曲的记忆。现在回想起来,依稀记得银杏那铮铮向上的铁杆虬枝,似乎是和破落的屋宇、颓倒的石碑、斑驳的山墙、干涸的泮池、倦归的飞鸟一起,合成了一张黑白照片,又像是一幅枯笔水墨画。——并无季节的色彩。
       给我色彩印象和视觉上、精神上震撼的,是随园的银杏。
       随园是清代诗人、学者袁枚在南京的故园,其址在今五台山、清凉山一带,“随家仓”这个地名,即是当年随园仓廪所在的遗证。而现今的南京师范大学的老校区,就坐落在随园的故址,所以南师人喜用“随园”作校园的别称。譬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南师中文系的学生刊物就取名为《随园草》;现在,南师人又将宁海路的老校区称为“随园校区”。
       在南师读书、生活几年,可记可载的人事很多,而大草坪100号楼两侧的银杏,就是值得南师人珍藏在心底的一道美丽风景。
       当漫长湿热的暑天,在时有时无的蝉声中渐渐退去,秋天紧跟着就来了。南京比较起我稔熟的江南,四季似乎更加分明,季节的特点也更加明显。
       暑气才消,还没来得及清爽几日,早晚就有了凉意。不经意间,居然就有了寒霜。于是,原本葱茏的随园,色彩就渐渐多了起来。先是嫩嫩的桂花星星点点地开了;再是园圃里的薅草黄了;接着是法桐的叶子才镶上金边,就簌簌地飘落一地。而此时,枫叶也烂烂熳熳地红了起来,随意望去,便如彩蝶穿云一般掠过你的视野……
       啜饮美酒,多了就醉了。终于,有一天,你就不知不觉地沉醉于银杏之美了。——那是随园的秋色之最!
       仿佛是一夜之间,那两棵百年树龄的银杏,就像美妇一般,收敛起往日的含蓄和内敛,换上了黄灿灿的衣裙,在雕梁画栋的宫殿式建筑之间,在逶迤交错的角楼连廊和灰色筒瓦之上,从容自信地展示她的成熟和丰腴,雍容华丽地接受人们的注目和礼赞。
       那满挂在虬曲枝干上的黄,是一种纯正的黄,没有一丝其他色彩交杂。——那是杏黄?是正黄?我不知道,抑或我们应该称之为“中国黄”?
       虽然是纯正的黄,但是在阳光的照射下,却能变幻出不同的色彩。最喜在深秋或初冬的早晨,没有课,和三五个好友懒洋洋地坐卧在大草坪上,任手里的书卷洒落一地,从沈从文、郁达夫,到舒婷、北岛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,视线却不离那两棵银杏。当太阳越过茂密的法桐,明晃晃地照在银杏树上,它的叶子兴许还带着新霜,在碧空的映衬下,就像刚刚用牛乳洗过一般,显出嫩嫩的鹅黄,黄得那么清,那么亮,让人觉得分明就是蓝天里时刻变换着奇异光晕的彩云。若有风起,满树的黄叶婆娑披茸,上下高低地飘拂,煞像贵妇的衣裙翩翩舞动。此情此景,无需杯盏,人已微醺。
       再有,落日时分,观赏随园银杏也甚佳妙。此时,上了一天的课,或者泡了半天的图书馆,人也倦了,于是就有人左呼右唤,三三两两地走到大草坪,说是休息,吸烟,其实心底里是想看落日下的银杏。此时,太阳已经西沉,从银杏的后面照射过来,金晃晃的光亮就在杏叶中闪烁跳动,原本纯正的黄,就添加了金色、橘色,黄得厚重、黄得沉稳了。偶尔,近旁的音乐楼里会飘来叮叮咚咚的琴声和忽高忽低的唱吟,仿佛是合着杏叶翩跹的节奏,让人禁不住遥想孔子和他的学生在“杏坛”上“弦歌鼓琴”的情景。——他们当年也是在深秋或初冬的傍晚吗?“杏坛”之周也是如眼前这般,一片辉煌的金色吗?
       西风吹了又吹,一阵紧似一阵;天气越来越冷,寒霜也越来越重,法桐的叶子落尽了,枫树的叶子落尽了,银杏的叶子黄了,自然也是要落的。然而银杏的不同,在于纵然叶落,也是一地灿烂。几番风雨之后,寻个午后空闲的时间,踩着初冬暖暖的阳光走到银杏树下,看到的,竟是铺满一地、厚厚一层的纯净正黄的杏叶。——没有人会来清扫,正如没有人愿意破坏一份美丽的心情,破坏一张美丽的图画。俯身拾起一张杏叶,杏叶状如团扇,细细密密、若有若无的叶脉,似乎书写着对刚刚逝去的秋日的眷恋,对来年新春的无尽的期待。闻一闻,恍惚还有银杏特有的清香。小心翼翼地夹在书本里,可以做自己心爱的书签,也可以寄给远方的朋友,惹起友人或喜或悲、或浓或淡的秋思。
   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南师的前身是金陵女子大学,其校舍是由美国建筑师墨菲和中国建筑师吕彦直在1923年共同设计,陈明记营造厂承建的。吕彦直就是后来中山陵的设计者。当年金陵女大的建筑,就是以宽阔的大草坪为中心,采中国传统的歇山式宫殿式样,呈严格的中轴布局。而建筑材料则用混凝土钢筋,内部也是西式结构。整个建筑群可以说是中西建筑风格完美统一的典范之作。
       100号楼就处在这中轴线上,东向,正对着大草坪和进入学校大门后的主通道,很久以来都是用来做迎宾之用的。此楼两侧的银杏,或是当年吕彦直独出匠心的设计亦未可知。
       随园银杏的美,其实还美在与周边建筑、环境的相得益彰。随园的银杏,不单是孤树成景的自然之美。袁枚的随园,加上学校一百多年的风雨历程,早已赋予它美轮美奂的建筑、沉甸甸的历史和谐相生的人文之美。因此,当你走入南师,看见那银杏嵯峨茂盛的样子,自然就会感觉到浓浓的人文气息扑面而来,发出“郁郁乎文哉”的感慨。
        写到这里,我突然想念起苏州文庙的风物来了。什么时候回到苏州,真应该去故地走走,看看。相信那敬一亭、崇圣祠、明伦堂早已是面目一新,那里的银杏也应该在深秋的碧空里,焕发光彩了吧。
发表于 2014-11-18 1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随园校区是不是靠近随家仓哈哈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秋韵文学网 ( 苏ICP备06048344 )  

GMT+8, 2018-4-26 17:23 , Processed in 0.021100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